<ins id='oawhp'></ins>
    <dl id='oawhp'></dl>

    <i id='oawhp'></i>
    <i id='oawhp'><div id='oawhp'><ins id='oawhp'></ins></div></i>

    <code id='oawhp'><strong id='oawhp'></strong></code>

    <span id='oawhp'></span>
    <fieldset id='oawhp'></fieldset>

        <acronym id='oawhp'><em id='oawhp'></em><td id='oawhp'><div id='oawhp'></div></td></acronym><address id='oawhp'><big id='oawhp'><big id='oawhp'></big><legend id='oawhp'></legend></big></address>
      1. <tr id='oawhp'><strong id='oawhp'></strong><small id='oawhp'></small><button id='oawhp'></button><li id='oawhp'><noscript id='oawhp'><big id='oawhp'></big><dt id='oawhp'></dt></noscript></li></tr><ol id='oawhp'><table id='oawhp'><blockquote id='oawhp'><tbody id='oawhp'></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oawhp'></u><kbd id='oawhp'><kbd id='oawhp'></kbd></kbd>

          賠我一個

          • 时间:
          • 浏览:23

            唐偉辭職後專門兒去瞭一傢美容院拜師做學徒,一年後學成歸來,自己開瞭傢小型美容會所。

            一天晚上,唐偉送走最後一位顧客準備關店休整。

            突然一個年輕的女孩迅速走瞭進來。有生意上門,唐偉立刻迎瞭上去。

            “小姐您一定是趕著去約會吧?我建議您做個全套,保證您男友見瞭您就再也離不開瞭……”唐偉口若懸河。

            女孩朝他眨眨眼:“好不容易找到你,肯定得做全套,從眉毛到下巴,從裡到外一絲一毫都不能錯過。不過,這次你可得把我拾掇得漂亮點兒。”

            說完話,女孩自顧自地躺倒在一張美容椅上。

            雪白的燈光打在女孩臉上,那是一張小巧白皙的臉蛋兒,精致的五官,吹彈可破的皮膚。

            唐偉邊動手邊和女孩聊天:“小姐,剛才聽您說話好像之前也在我這兒做過臉,效果還行吧?”唐偉正要往下說下去,看起來溫文爾雅的女孩卻突然一聲吼叫打斷他:“你不提還好,一提我就來火,我的臉就是毀在你的手裡,說什麼男友見瞭肯定離不開,我看你是哄鬼哄慣瞭!”

            唐偉一頭霧水:“這肯定是誤會,您認錯人瞭。”

            “不會認錯,就是你替我服務的,當時我媽還給你包瞭個大紅包,囑咐你給我化得漂亮點兒。可你急著和女友出去約會,就隨便敷衍瞭我!”女孩冷冷地說道,那張生氣的臉說不出的詭異。

            “您別生氣,您告訴我那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如果真有此事,害得您和您男友吹瞭,我就免費給您做個備胎怎麼樣?”唐偉訕笑著想緩和下氣氛。

            “就在一年前!”

            “一年前……”唐偉若有所思,一年前,這傢美容會所還沒開張呢,那時他在一傢殯儀館做美容師,專門兒給死屍化妝。

            啊!唐偉渾身一顫,他再看向椅子上的女孩時,整個人都要抽過去瞭。

            隻見那位面容姣好的女客人瞬間就變瞭樣,整個臉上血肉模糊,一顆眼球掛在鼻子上。更恐怖的是她的半邊腦袋凹瞭進去,像被什麼東西撞扁瞭一樣。

            “你沒那個實力就不要給人傢化妝嘛,害得人傢在下面一年多都找不到男生約會,你得賠我一個。剛才我可親耳聽你說,你要做我備胎的哦!”

            說完,那個鬼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撲向唐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