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s id='2j6r'></ins>

          <i id='2j6r'><div id='2j6r'><ins id='2j6r'></ins></div></i>
          <acronym id='2j6r'><em id='2j6r'></em><td id='2j6r'><div id='2j6r'></div></td></acronym><address id='2j6r'><big id='2j6r'><big id='2j6r'></big><legend id='2j6r'></legend></big></address>
        1. <dl id='2j6r'></dl>

          <code id='2j6r'><strong id='2j6r'></strong></code>

        2. <tr id='2j6r'><strong id='2j6r'></strong><small id='2j6r'></small><button id='2j6r'></button><li id='2j6r'><noscript id='2j6r'><big id='2j6r'></big><dt id='2j6r'></dt></noscript></li></tr><ol id='2j6r'><table id='2j6r'><blockquote id='2j6r'><tbody id='2j6r'></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j6r'></u><kbd id='2j6r'><kbd id='2j6r'></kbd></kbd>
        3. <fieldset id='2j6r'></fieldset><span id='2j6r'></span>

          <i id='2j6r'></i>

          釣水鬼

          • 时间:
          • 浏览:11

          南海上的霓虹灣,在幾百年來都是漁民不敢靠近的地方,傳說隻要漁船靠近這裡,就會掀起驚濤駭浪。將漁船拉入水中,聽說這是水鬼在索命。

            霓虹灣的風景其實很美的,就如它的名字那樣,在沙灘上時常會看見一道彩虹掛在天際。五十六中學這年的春遊就是定在這裡。

            秦嵐掏出手機百無聊賴地在沙灘上獨自玩著遊戲。這個時候其貌不揚的安生坐在旁邊,他調侃地說道:“我傢就在附近,聽說這裡每年都會死人。”

            秦嵐瞟瞭一眼安生,一直聽說他暗戀著自己,難道想趁著這個時候表白?真的很無聊。可是安生卻不厭其煩地講著他的笑話:“我給你講一個鬼故事,如果一個人在沙灘上走,可是他的身後卻沒有腳印,你說他是什麼?”

            “討厭,你不要嚇唬我,趕快走開。”秦嵐平時最怕聽這些鬼故事,她用腳踢瞭一下安生。

            “因為這個人是倒著走的。哈哈。”安生尷尬地笑瞭笑,然後悻悻地離開瞭這個沙灘。其實這個故事的標準答案不是這個,而是那個人是水鬼。

            秦嵐不喜歡喧囂,她是個極其內向的女孩子,她獨自一個人爬上瞭山頭,從山頂上的一角眺望著大海。她看著在沙灘上嬉戲的同學,又有些忌妒,因為內向的她根本不可能與那些同學玩到一起去,她幻想著這裡能出現一個白馬王子。

            突然,她想到瞭一個雜志占卜欄目中出現的一個非常靈驗的方法,就是向大海那邊的彤雲許願,願望一定能達成。

            秦嵐合起瞭眼睛,面向大海那邊的彤雲,默默地念著她的願望。她緩緩地睜開眼睛,卻看見安生嬉皮笑臉地在她的面前。安生身材矮胖,雖然平時人緣不錯,但是卻不是女孩子心目中渴望的那種類型。

            “你在許願嗎?”

            “關你什麼事?”秦嵐一邊走一邊念道,“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意思是說,一個女孩子本來跟某帥哥有個約會,可是她等啊等啊等,心上人帥哥哥沒有見到,卻見到瞭一個愚駑蠢笨的傻佬。

            當秦嵐走到半山腰的時候,眼前出現瞭一個漫畫中才有的絕美男生。那男生兩彎眉渾如刷漆,眼裡射出冷冷的光。她看得愣神,突然腳下一打滑,整個人墜落下去,山腰的另外一側就是靠著大海的懸崖,秦嵐猝不及防,剛要倒下去的時候,男生上前一把拉住秦嵐,本來被驚出一身冷汗的秦嵐,此時所有的壓力都釋然瞭。

            “你好,我叫方麟,是三班新轉校的學生。”

            “我,我叫秦嵐。”

            秦嵐第二天的時間完全是跟著方麟在海邊聊天,方麟說他傢就在這小漁村裡面,世代以捕魚為生。捕魚被方麟描述得繪聲繪色,秦嵐聽得津津有味。

            方麟的生日是六月六日,秦嵐也是,非常的巧合。

            方麟說道,霓虹灣這裡都是水鬼,知道什麼叫水鬼嗎?投水自殺或者意外而死的人,會徘徊在淹死的地方,變成水鬼,然後他們耐心地等待,處心積慮地引誘或者強迫人掉到大海之中而死,來當自己的替死鬼。傳說大海的下面就是地獄,那些水鬼為瞭擺脫地獄的折磨,總是偷偷地浮上來害人,昨天你在半山腰處差點兒摔到大海中就是因為一個水鬼拉住瞭你的腳。

            秦嵐想一定是方麟在嚇唬自己,於是裝著害怕的樣子鉆入方麟的懷中,方麟的身上非常冰冷,而且還散發著一股股潮氣。

            水鬼,秦嵐當然不會相信。

            春遊的最後一天,學校組織大傢坐船在霓虹灣觀光。秦嵐由於身體不太舒服,所以獨自一個人在旅館。這也合瞭秦嵐的心願,她本不願跟那群同學在一塊。

            秦嵐靜靜地看著窗外,突然狂風大作,陰雲密佈,天空開始下起瞭大暴雨。秦嵐想這些人應該在海洋深處,應該不會有事吧?她的心裡隱隱地開始擔心新轉校的同學方麟,他沒事吧?

            又一天過去瞭,可是依然沒有載著學生的客船的消息。難道他們真的出瞭事嗎?

            天終於晴朗瞭,秦嵐站在沙灘上看著海的那邊,依然沒有學校客船的蹤影。秦嵐從天亮一直坐到晚上,施救的船隊又一次無功而返,海面上根本看不見任何客船的蹤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今天晚上再等不到客船的話,明天自己將會被送回傢中,可是整個三年級的學生怎麼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呢?

            秦嵐就站在沙灘上,一直看著海的那邊,忽然一隻冰冷的手搭在瞭秦嵐的肩膀上,秦嵐驀地回頭。竟然是方麟。

            “你,你沒事吧,他們呢?”

            “我,我沒事,可是他們全部遇難瞭。”

            “到底是怎麼回事?”

            “船到霓虹灣的時候突然遇到瞭狂風暴雨,船身與礁石相撞,整個船沉瞭下去,因為我平時生長在水邊,所以我獨自遊泳一直遊到瞭海灘。我能活著回來就是想見你一面。”

            秦嵐癱軟地坐在沙灘上,那些平時朝夕相處的同學,難道全部都死掉瞭嗎?怎麼可能?秦嵐的眼淚簌簌落下,雖然平時自己不喜歡跟他們在一起,可是當他們全部死瞭的時候,心裡總是空落落的。

            秦嵐和方麟就這樣一直坐在沙灘上,等待著幸存者的歸來。可是根本一個人也沒有。

            方麟說道:“我們這裡遇到海難的人死瞭之後都會變成水鬼。會在地獄受到無盡的痛苦,他們轉世投胎的方法是找一個替身,將那個替身溺死在大海之中,這樣他就能轉世投胎瞭。還有一個方法是在三天之內做一些紙人,放在小船之中,紙人上寫著他們的名字。然後將這些紙人投到海洋的深處,這樣他們就能用紙人替代真人,轉世投胎瞭。”

            秦嵐在老師留下的物品中翻出瞭點名冊,然後與方麟開始剪紙人,上面寫滿瞭同學的名字。方麟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一艘船,他們將紙人放在船裡面。除瞭秦嵐、方麟、安生的名字,其他的全部都寫在上面。不寫安生的名字,是因為她很討厭這個暗戀著自己的男孩子。

            方麟拉著秦嵐一起上瞭船:“走吧,我們送他們最後一程。”

            秦嵐點瞭點頭。跟著方麟一起上瞭船。

            船越漂越遠,漸漸看不見瞭海岸。秦嵐有些害怕,周圍全部都是黑蒙蒙的一片。忽然,秦嵐聽見撲通一聲。

            “方麟,我好怕!”

            秦嵐不停地叫著方麟的名字,可是方麟卻消失得無影無蹤,怎麼回事?剛剛他還在船上。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海水的腥味,浪越來越大,海風揪起秦嵐的頭發在空中飛舞。

            “方麟,你在哪裡?”

            空蕩蕩的大海上沒有一絲的回音。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秦嵐看著身邊寫滿名字的紙人更加的恐懼,她知道如果方麟不出現的話,自己一定會葬身在這茫茫的大海之中。

            正在這個時候,在大海的另外一邊,忽然出現瞭一道刺眼的光線。

            是客船,是客船!

            秦嵐心裡不禁歡喜地想著,一定是那些同學沒有遇難,這個時候突然聽見甲板上安生用手電筒照射著小船上的秦嵐。

            “秦嵐,你怎麼會在這裡?快放繩梯。”

            幾個人合力將秦嵐救上瞭船。

            “沒事吧,秦嵐,你怎麼會獨自一個人出現在小船上?”

            秦嵐將所有事情的經過全部講瞭一遍,隻見所有人瞪大瞭眼睛,半晌,安生才緩緩地說道:“其實,方麟已經死瞭,那天我們在海上觀光的時候,突然遇見瞭罕見的風暴,我們的船所有的導航儀器全部失靈,就連船身也卡在瞭礁石上。無奈之下我們隻能等待救援,風平浪靜之後,方麟說他們傢時常遇到這樣的情況,隻要把船身上面的海藻清掉就可以航行瞭,於是他自告奮勇地跳下瞭水。不多時,那海藻就被清理幹凈,可是當方麟剛要上船的時候,突然他好像被什麼東西拉住瞭,他拼命地在大海中掙紮並大聲喊著什麼,當我們找到救生圈的時候,方麟已經被拉下瞭海,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們在海上苦苦找瞭兩天也沒有找到他的蹤影。”

            “方麟難道已經變成瞭水鬼嗎?”

            安生點瞭點頭。

            秦嵐看著周圍一百多名師生,不由得驚出一身冷汗,倘若不是剛剛遇到瞭安生,恐怕她已經成瞭方麟的替死鬼。

            安生拿出毛巾披在秦嵐的身上,秦嵐一個人坐在甲板上看著無盡的黑暗發呆。

            怪不得會出現白馬王子,傳說中隻有生日一樣的人才會被當成替死鬼。真的是險些喪命。

            “什麼紙人,什麼占卜,全部都是胡說八道。”秦嵐回頭望去,一個人都不見瞭,秦嵐大聲喊道:“安生,你們在哪裡?”突然,一個男人從繩梯爬瞭上來。

            方麟!

            “鬼,鬼啊!”

            方麟披頭散發,全身濕透,渾身還不斷地打著哆嗦,他一把拉住秦嵐的手就想往海裡面跳。

            “救命啊!有鬼!”

            方麟回頭大聲喊道:“快跑,再不走就來不及瞭。”

            “你,你是水鬼!”

            “我不是水鬼,那些同學才是水鬼,剛剛我在小船上,忽然被安生拉住掉落海裡,幸好我的水性好,才沒有被溺死,我偷偷地遊到瞭小船上,將船上的紙人全部扔到瞭海裡,現在這群水鬼正在尋找自己的替身紙人。再不走等他們回來就會要你的命的。”

            這個時候安生也沖瞭出來,站在甲板上喊道:“不要跟他走,他才是水鬼。”

            他們兩個都出現在這裡,而且船上都沒有他們的紙人。

            秦嵐瞪大瞭雙眼,現在到底該相信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