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58l7y'><div id='58l7y'><ins id='58l7y'></ins></div></i>

    1. <tr id='58l7y'><strong id='58l7y'></strong><small id='58l7y'></small><button id='58l7y'></button><li id='58l7y'><noscript id='58l7y'><big id='58l7y'></big><dt id='58l7y'></dt></noscript></li></tr><ol id='58l7y'><table id='58l7y'><blockquote id='58l7y'><tbody id='58l7y'></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8l7y'></u><kbd id='58l7y'><kbd id='58l7y'></kbd></kbd>
    2. <fieldset id='58l7y'></fieldset>

    3. <acronym id='58l7y'><em id='58l7y'></em><td id='58l7y'><div id='58l7y'></div></td></acronym><address id='58l7y'><big id='58l7y'><big id='58l7y'></big><legend id='58l7y'></legend></big></address>

      <code id='58l7y'><strong id='58l7y'></strong></code>

      <i id='58l7y'></i>

        <span id='58l7y'></span>

      1. <ins id='58l7y'></ins>
          <dl id='58l7y'></dl>

            水果人

            • 时间:
            • 浏览:23

            靈魂轉換
                夜色之下的操場,又靜又暗,處處透出一股陰森之氣。操場中央,一高一矮兩個男生,正把一堆水果在地面上擺成一個人形的形狀。
                “太黑瞭,我好害怕啊!”周來平看瞭看周圍,臉露恐懼之色,問姚恩,“操場太空曠瞭,萬一有臟東西來瞭怎麼辦,要不咱們換個地方試試?”
                “我查過瞭,操場在夜裡屬於至陰之地,想靈魂轉換成功,隻能選在這樣一個極陰的地方。”姚恩滿不在乎地說道,“再說瞭,是我試,又不是你試,就算有什麼危險,也是我承擔。”
                姚恩這麼一說,周來平不好再說什麼瞭。
                “這兩根一黑一紅的電線,黑色的,我塗瞭屍油,代表陰性,紅色的,我沒塗,就代表陽性。”姚恩從口袋裡掏出兩根電線,對周來平解釋道,“人的靈魂從陰陽學上來說,就是陰陽分子組合而成,有瞭這兩根電線,我就能把自己的靈魂,從身體裡轉移到這人形水果上……”
                “就這麼簡單?”周來平總覺得心裡不踏實,又問瞭一句。
                “不,還有最後一個步驟。”姚恩指著地上的一根木棒說道,“我躺下後,你把這兩根陰陽線,分別接在我的左腳板底和我的天靈蓋上,兩根陰陽線的另一端,相對應地接到水果人的左腳底和天靈蓋上。最後,就用這根木棒擊打我的頭部,記住,不能打得太重也不能打得太輕,隻要打得我眼冒金星就行,好讓我靈魂出竅。一旦我靈魂出竅瞭,我就會順著這陰陽兩根電線,附在水果人上,實行靈魂轉換。”
                “太有意思瞭,好,我試試。”周來平好奇極瞭,等到姚恩接好線躺下後,他舉著木棒沖著姚恩腦袋就打瞭一下。果然,奇跡出現瞭,隨著兩道綠光在陰陽兩根電線上一閃,水果人抽搐起來,再然後,慢慢站瞭起來。
                “姚、姚恩是你嗎?”周來平有些害怕,顫抖著嗓音沖水果人問道。
                “是我,周來平。”水果人答道。
                “周來平,它是鬼,不是我,我的魂魄還在我的身體裡。”瘆人的是,躺在地上的姚恩一挺身,從地上爬起來瞭。
                周來平隻覺得腦袋一炸,一下子就嚇蒙瞭。
                “鬼,你們當中一定有一個是鬼。”周來平尖叫一聲,掉頭就跑。
                周來平跑回寢室,見姚恩和水果人都沒有追來,稍稍松瞭一口氣,就半躺在床上看起手機來。看著看著,周來平就睡著瞭,也不知過去瞭多長時間,一陣“咕嗞咕嗞”的啃咬聲,把周來平驚醒瞭。
                周來平一挺身,在床上坐瞭起來,扭頭朝姚恩的床鋪望去,這一望,嚇得周來平魂不附體。
                從網吧回來的室友趙天亮,此刻正坐在姚恩的床前,抓著姚恩的斷腦袋就是一陣猛啃。從腦袋裡流出來的鮮血,把趙天亮的嘴巴染得血紅血紅的,駭人極瞭。更令周來平倍感恐懼的是,床上還躺著姚恩被趙天亮吃剩下的殘肢剩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