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7pc66'></fieldset>
  • <tr id='7pc66'><strong id='7pc66'></strong><small id='7pc66'></small><button id='7pc66'></button><li id='7pc66'><noscript id='7pc66'><big id='7pc66'></big><dt id='7pc66'></dt></noscript></li></tr><ol id='7pc66'><table id='7pc66'><blockquote id='7pc66'><tbody id='7pc6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7pc66'></u><kbd id='7pc66'><kbd id='7pc66'></kbd></kbd>
  • <i id='7pc66'><div id='7pc66'><ins id='7pc66'></ins></div></i>

      <i id='7pc66'></i>
    1. <acronym id='7pc66'><em id='7pc66'></em><td id='7pc66'><div id='7pc66'></div></td></acronym><address id='7pc66'><big id='7pc66'><big id='7pc66'></big><legend id='7pc66'></legend></big></address>

      <code id='7pc66'><strong id='7pc66'></strong></code>
      <dl id='7pc66'></dl>
      <span id='7pc66'></span><ins id='7pc66'></ins>

          1. 校園鬼故事:書中自有顏如玉

            • 时间:
            • 浏览:13

            黃偉死的那天晚上,同寢室的紀秦玉悄悄摸到瞭他的櫃子星,從最底部抽出瞭一本書來,又鬼使神差地關上櫃門把書鎖到瞭自己的抽屜裡。
                做完一切,他長噓瞭口氣,然後四腳朝天地躺在床上挺屍。
                總算搞到瞭黃偉壓箱底的寶貝,舒坦瞭。隻是沒想到是在他死後……
                紀秦玉翻瞭個身,心臟激動得怦怦直跳,此刻心中的狂喜已經壓過瞭一切,管他黃偉是不是駕鶴西去瞭。總之書到手瞭,其他事兒都不是個事兒。
                第二天,黃偉的遺物都被收拾好送走瞭,黃傢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帶著黃偉的全部傢當離開瞭學校,臨走前還順便回頭咬牙切齒祝願瞭一卞學校旱日關門大吉。
                劉洋送別黃大叔黃大嬸回來之後,看見紀秦玉睡得正香,這小子從昨晚睡到現在,室友死瞭也不見他傷心一下掉兩滴眼淚什麼的,真是狼心狗肺。劉洋唾棄地搖瞭搖頭。翻出課本就上課去瞭。
                一直到下午三點,紀秦玉才輾轉醒來。這一覺睡得可真沉。他摸瞭摸腦袋,昏昏漲漲的,剛剛在夢裡似乎見到瞭美女。
                他有些興奮地跳下床。打開抽屜捧出那本書,迫不及待地翻開來。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古典美女笑意盈盈地望著自己。
                盡管隻是一幅精致典雅的畫像。但卻奇妙地讓紀豢玉砰然心動,就仿佛一個真真切切的絕色女子在書中向他招手,對他微笑,他甚至似乎能聽到她在對自己喃喃低語。
                他的心跳加速,興奮又緊張地搓瞭搓手,鬼使神羞地沖書中的女子打瞭個招呼:“嗨,我是紀秦玉。”
                書中的女子似乎抿唇微笑瞭一下,紀秦玉愣瞭愣,連忙揉瞭揉眼睛,卻見那畫中女子的眼神仿若更加嫵媚瞭。他的心跳不禁加快,顫抖著手翻開瞭下一頁。
                隻覺得一陣清風在耳畔幽幽吹過,蕩漾起一片令人沉醉的花香……下課後,輔導員叫住瞭劉洋。輔導員任飛是2大的留校生,剛畢業不久,他走過來拍拍劉洋的肩膀,說:“節哀順變,對於黃偉的事我也很難過,畢竟他是我的學生。生命是最可貴的,你以後也要小心些,註意安全。”
                劉洋沉痛地點瞭點頭。黃偉的猝死是個意外,是啊,無論如何安全第一。
                見劉洋一臉的悲痛,任飛忽然說:“想聽我講個故事嗎2”
                劉洋抬頭看著他,“什麼故事?”
                “我原來有個姐姐,她成績優異,長得又漂亮,畫得一手好畫。而我長得不好看威績還爛,又愛惹是生非,經常被人欺負被爸媽責罵,我簡直是一無是處。可是她卻很疼我,處處都護著我,每次我受人欺負瞭她就會第一時間幫我出頭,我被爸媽罵瞭她也會幫我求情。她真的是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瞭……可是有一天……”任飛的臉色忽然哀傷起來,緩緩地說。“有一天我們去海邊遊泳,天氣突然變瞭,雷電轟鳴眼看就要下暴雨,海水翻滾得厲害,我卻突然腳抽筋溺水瞭……姐姐不顧一切沖進海裡拉住我,把我推到淺水區。自己卻被海水卷走……”
                劉徉吃瞭一驚,沒想到任飛還有這段過往,他忙問:“後來怎麼樣瞭?”
                任飛別過臉去,過瞭很久才說:“後來,救援人員找瞭一天一夜,終於從海裡打撈出瞭姐姐的屍體。我永遠也忘不瞭,姐姐那被泡得浮胂的屍體,她的美貌再也不復存在……”
                “飛哥……你還好吧?”劉洋小心翼翼地詢問,生怕說錯瞭什麼話惹得他更傷心。
                任飛推瞭推眼鏡,臉色平靜瞭下來,“沒事瞭,已經過去這麼久瞭,姐姐永遠活在我心中的,在我的心裡她永遠都如她畫上的女子那樣美麗……正是因為她,我後來才分外努力。考取瞭這所大學,現在得以留校任教。我不能讓她失望。盡管我們身邊總是有人在不斷離去,但這是無可避免的自然規律,所以活下來的人一定要堅強才行。”
                劉洋見他沒事瞭,這才敬佩地說:“飛哥好樣的,不愧是純爺們!你姐姐在天上看到你這樣也一定會高興的!”
                任飛笑瞭笑。意味深長地看著劉洋。“我做的一切都是為瞭姐姐。”
                劉洋點點頭,表示理解。
                “以後有什麼事盡管找我,有什麼煩惱也可以和我說,我隨時恭候。”任飛鄭重地說完才走開。劉洋望著他的背影,感嘆道,真是個好人。
                劉洋回來的時候,寢室裡一片黑暗連燈都沒開。他開瞭燈,卻被嚇瞭一跳。他看到紀秦玉正坐在那裡癡癡笑著。他在在裡罵瞭一句神經病,然後看到黃偉空空如也的床位,心裡有些傷感。
                原本這個寢室是臨時拼湊出來的,原定的寢室都住滿瞭,因此多餘的三個男生就被安排在六樓最西邊這聞沒人住的寢室。一個學期下來,三個男生都混熟瞭,也把這個沒人要的寢室當成瞭自己的狗窩。隻是,不知道為什麼黃偉突然就死瞭,連招呼都沒打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