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quegy'></span>

    <dl id='quegy'></dl>

    1. <fieldset id='quegy'></fieldset><acronym id='quegy'><em id='quegy'></em><td id='quegy'><div id='quegy'></div></td></acronym><address id='quegy'><big id='quegy'><big id='quegy'></big><legend id='quegy'></legend></big></address>
    2. <i id='quegy'></i>

          <code id='quegy'><strong id='quegy'></strong></code>
        1. <tr id='quegy'><strong id='quegy'></strong><small id='quegy'></small><button id='quegy'></button><li id='quegy'><noscript id='quegy'><big id='quegy'></big><dt id='quegy'></dt></noscript></li></tr><ol id='quegy'><table id='quegy'><blockquote id='quegy'><tbody id='quegy'></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quegy'></u><kbd id='quegy'><kbd id='quegy'></kbd></kbd>
        2. <i id='quegy'><div id='quegy'><ins id='quegy'></ins></div></i><ins id='quegy'></ins>

            深湖迷蹤

            • 时间:
            • 浏览:36

            黃皮子墳

            眼下正是旅遊旺季,白虎搭乘的這趟火車卻很冷清,每節車廂裡也就三、四個人。吳吳和對面剛認識的美女牧七七聊得火熱,完全沒註意到一團黑氣正向他們靠近。

            火車即將進站,身穿制服的列車員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們面前,他把帽簷壓得很低,低到隻能看見一張紅得疹人的嘴。牧七七以為他是來檢票的,隨手把車票拿出來遞給他,可是等瞭半天也沒見他接過去。

            你們為什麼要來?列車員說完這句話突然抬起頭,青面獠牙的他瘋瞭似的向吳吳撲瞭上去。說時遲那時快,就在他的尖牙與吳吳的脖子隻有一毫米距離的時候,白虎快速掏出靈符貼在瞭他腦門上。列車員一聲尖叫,兩道黑氣分別從他兩個耳朵躥瞭出去,空氣中傳來一陣低吼,我要殺瞭你們!

            話音未落,列車員就倒在瞭地上,身體迅速腐爛,化為一攤綠水。目睹這一幕的牧七七被嚇暈瞭。

            驚魂未定的吳吳對白虎說:此行兇險,哥們兒你這萬能符也不知道能不能搞定所有麻煩。

            白虎說:為瞭謝海濤,拼瞭。

            謝海濤是二人的幼時好友,已經失去聯系很多年,幾天前他們在地鐵重逢。為瞭解決謝海濤身上發生的怪事兒,吳吳和白虎來到剎虎鎮調查。

            旅館裡,二人放好行李,突然聞到一陣菜香。白虎提議先到樓下填飽肚子,順便打聽一下此地有什麼奇聞異事。不一會兒,二人已在角落裡坐好,大口地吃著老板端上來的醉雞。

            旅店老板自稱孫胖子,今年二十出頭,很熱情,也很健談,還不等吳吳開口,便介紹起當地的民俗奇事,話題深入,竟說到瞭黃皮子墳。

            孫胖子說黃皮子墳許願很靈,還說黃皮子墳的土和周圍的樹都是血紅色的。吳吳來瞭興趣,他聽爺爺說過,紅色的樹叫血木,極為罕見,本身是陰邪聚魂之物,但若刻上符咒,就能變成辟邪除鬼的利器。

            老板,向你打聽一下,有一個叫謝海濤的人是不是來過這裡?吳吳咽下最後一口雞肉,滿意地打瞭一個飽嗝。

            孫胖子想瞭想:他長什麼樣?

            眉心一顆大黑痣。白虎說。

            有這個人。那天下雨,他非要去黃皮子墳許願,還是我開車送他去的。孫胖子笑瞭起來,他給瞭我五百塊油錢,所以我記得特別清楚。

            為什麼都去那黃皮子墳許願?吳吳問。

            孫胖子清瞭清嗓子,一臉認真地講起那個他從小聽到大,已經爛熟於心的傳說:

            百年前,這裡有一傢黃姓大戶,黃老爺夫人的感情極好,夫人三十歲生日那年,黃老爺為她準備瞭一個驚喜,他用黃銅為夫人熔鑄人像,並把銅像立在山上的娘娘廟裡受人香火,用此方法延年益壽。

            不料,銅像剛立起來就不見瞭。黃老爺大驚,懸賞重金尋找。

            三日後,某個村民在湖底摸魚時找到瞭銅像。讓人不解的是,銅像竟然被七條鐵鏈牢牢鎖在湖底。黃老爺想盡辦法也沒能將銅像打撈上來,夫人不久便病死瞭。傷心欲絕的黃老爺把夫人葬在當初立銅像的寺廟旁,然後失蹤瞭。

            一年後,村子裡發大水,村民們都跑到山上避難,一夜之間所有人都失蹤瞭。不知從哪裡流出來的血水染紅瞭黃夫人的墳和周圍的樹,後來就有瞭黃皮予墳許願很靈的傳聞。

            酒足飯飽的白虎提議到黃皮子墳那裡去看看,吳吳點點頭,二人立刻動身前往。

            高人,手下留情

            吳昊在黃皮子墳轉瞭一圈,唯一可以確定的隻有一點,這根本不是傳說中的女性墳墓。在他看來,墳地裡埋著的應該是一個未成年的孩童。周圍血紅色樹木的種植方向也有問題,很明顯就是一個柳木壓魂陣,擺這陣法的人是要墳裡埋著的孩子永世不得超生。若非有深仇大恨,佈局者不會這麼狠毒。

            小心!白虎說話間已經撲到吳吳身前,用自己的身體擋住吳吳。半空中飛來的幾個大火球在他身前停瞭幾秒,轉而落在一旁的血柳樹上,樹枝瞬間著瞭火,很快化為灰燼。

            人有壽,樹有時。天火燒瞭這樹是天意,這孩子的靈魂要解脫瞭。吳吳彎腰撿起地上的半截木炭放進腰間的百寶袋裡,也算留個紀念。

            白虎蹲在地上呻吟,吳吳這才發現他受傷瞭。

            這種天火是不會傷人的。吳吳突然緊張起來,難道是有人暗算咱們?

            正說著話,從墳後走出來個女人。看清她的容貌後,吳吳高興得差點沒撲上去:牧七七,你怎麼在這裡?

            牧七七像見到獵物的豹子一樣撲瞭過來,手裡還拿著一把閃亮的匕首,刀尖直逼向吳吳的兩眉中間。吳吳閃身躲開,落瞭空的牧七七反手將手裡的定身符貼在過來幫忙的白虎腦門上。白虎急得直眨眼,卻動彈不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