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kjba'></fieldset>
  • <tr id='kjba'><strong id='kjba'></strong><small id='kjba'></small><button id='kjba'></button><li id='kjba'><noscript id='kjba'><big id='kjba'></big><dt id='kjba'></dt></noscript></li></tr><ol id='kjba'><table id='kjba'><blockquote id='kjba'><tbody id='kjb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jba'></u><kbd id='kjba'><kbd id='kjba'></kbd></kbd>
      <ins id='kjba'></ins>

    1. <acronym id='kjba'><em id='kjba'></em><td id='kjba'><div id='kjba'></div></td></acronym><address id='kjba'><big id='kjba'><big id='kjba'></big><legend id='kjba'></legend></big></address>

        <dl id='kjba'></dl>

          <span id='kjba'></span>
          <i id='kjba'><div id='kjba'><ins id='kjba'></ins></div></i>

          1. <i id='kjba'></i>

            <code id='kjba'><strong id='kjba'></strong></code>

            都市怪談之痣

            • 时间:
            • 浏览:16

              痣,是人體表面黑色素沉積形成的良性腫瘤,一般人身體上都有痣的存在。在中國古代相面術中,從痣的位置和大小可以判斷一個人的性格甚至成就。

              老孟今年已經到瞭不惑的年紀,但在他上班的那個部門,卻還是最底層的小公務員。為瞭升職,老孟做瞭許多事,努力幹實事,巴結領導,請客送禮,這些他都幹過。然而諷刺的是,每次升職名單裡都沒有他。老孟最後甚至開始求神拜佛,結果還是一樣。

              這天,老孟像往常一樣下班回傢。由於長時間的心病,老孟看上去一臉的苦大仇深,給人一種很難相處的感覺,所以每次老孟走在街上,連發廣告的都不會找他。可是今天卻不一樣,一個男人出現在瞭他身前,並且攔住瞭他。“這位朋友,我看你似乎有點心事。”老孟正在思考著怎麼應對這次的人員調動,被攔住後,他抬頭看瞭看這個男人。一張很普通的臉,普通到丟人群裡就再也找不到的那種。

              “你是誰?你想幹什麼?”老孟並沒有接話,而是反問瞭男人。

              “我是個相面師,剛才從你的面相看出來你有心事,就攔下你,看看能否為你解決。”男人很是爽快地解釋瞭他攔下老孟的原因。

              “相面師?不就是算命的嘛。我沒錢,我也不想算命。”老孟擺擺手,示意男人讓開。

              “我不會收您錢的,反正也很快,就讓我給你看上一看?如何?”男人並不死心,又追瞭上來。

              “那好吧,看看你能說出什麼花樣來。”老孟看甩不掉男人,幹脆停下來讓他算一下。

              “從面相上看,您這有官相,按道理來說,應該能做個大官的。”男人果然上來就開始誇老孟,卻不知這正好觸及瞭老孟的痛處。

              “滾滾滾滾!老子要當瞭大官,最先幹的就是把你們這群江湖騙子都弄監獄裡去!”老孟氣急敗壞,差點就要動手打人。

              “別急,我還沒說完呢!”男子接著說瞭下去。“您這面相雖有官路,但您卻張瞭一顆痣,擋在瞭官路上。這就好比是一座山,想當官,您就得有愚公移山的毅力啊。”

              “我這今年都四十好幾瞭,哪還有毅力拼啊。”老孟聽瞭男人這話,嘆瞭口氣。“你說,我把這痣給點瞭,怎麼樣,是不是官路就通瞭?”

              “不能點!您可千萬別點。這點瞭之後,就會留疤,這樣的話可不是愚公移山瞭,而是官路上出現瞭坑。您這稍不留神就能掉坑裡去,更不行啊!”男子聽瞭老孟的話,連忙擺手。

              “那照你這意思,我這輩子當官豈不是沒希望瞭?”老孟聽瞭男人的話,感覺天都要塌瞭。

              “其實有倒是有,不過有傷天和,您還是不要用瞭。”男人思考瞭一陣,為難的說到。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什麼天和地和,大不瞭我當上官多辦幾件好事,告訴我吧,什麼代價我也能出!”老孟一聽有辦法,急忙抓住男人的手,親切的搖晃著。

              之後,老孟把那人請到瞭傢裡,倆人談瞭一個晚上。第二天,老孟向單位請瞭一周的病假,和那個男人一起離開傢,不知去瞭什麼地方。一周後,老孟回到傢,那個男人卻不見瞭。上班後,大傢都發現,老孟臉上的痣似乎和原來的位置有點不同,並且老孟的神色氣質也變得不一樣瞭。雖說老孟還是那個老孟,但總感覺換瞭個人。緊接著,單位人員調動,大傢都認為不會變動的老孟,卻升遷做瞭小組長。

              一年之後,老孟連升好幾級,最後直接成為瞭他們那個部門的副部長。本來這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但老孟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原來,他臉上的那顆痣,最近越來越大,已經是原來的三倍大小瞭。去醫院檢查,醫生也說沒有癌變跡象。如果點掉,可能會留下一個很大的疤,這樣老孟很是苦惱。這天下班,正當老孟和同事們寒暄著中午吃什麼的時候,門口來瞭幾名警察。他們向老孟出示完逮捕令之後,就直接把老孟帶走瞭。同事們都議論紛紛,覺得老孟肯定是貪污被人傢舉報瞭。可幾天後的事實卻讓人大吃一驚:老孟涉嫌謀殺一名年輕女孩,並且剝下瞭她的臉皮!

              在監獄裡,老孟交代瞭一切:原來相面師所說的辦法,就是用一名年輕處子的臉皮,附上他的咒文,然後蓋在老孟有痣的地方,這樣就能把痣取下來。但是取下來的痣必須移回身體上。所以大傢看到老孟的痣似乎位置不一樣瞭。當時相面師告訴老孟這方法,但是不建議他做。求官心切的老孟被欲望附體,偷偷的殺害瞭一名年輕的女孩,並且拿刀逼著相面師給他做瞭痣的轉移。結束後,正當老孟準備殺掉相面師,卻怎麼也找不到瞭。最後沒辦法的老孟隻好回來,幸好相面師沒有報警,老孟本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可還是被抓瞭。

              最終老孟被判無期徒刑,而且他臉上的痣突然間也越來越大,最後覆蓋瞭半邊臉。一天清晨,老孟被人發現死在瞭牢房裡,他帶著痣的那半邊臉皮被直接撕瞭下來,更可怕的是,那半邊臉上怎麼看怎麼像有個人臉的影子。有好事者發現那個影子和死去的女孩幾乎一模一樣,而且老孟被撕下的臉,傷口像是被什麼動物咬開的。更神乎其神的,大傢都傳,老孟死的那天,正是女孩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