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9ls00'><div id='9ls00'><ins id='9ls00'></ins></div></i>

    <dl id='9ls00'></dl>
    <fieldset id='9ls00'></fieldset>
    <acronym id='9ls00'><em id='9ls00'></em><td id='9ls00'><div id='9ls00'></div></td></acronym><address id='9ls00'><big id='9ls00'><big id='9ls00'></big><legend id='9ls00'></legend></big></address>
  1. <ins id='9ls00'></ins>

      <i id='9ls00'></i>
    1. <tr id='9ls00'><strong id='9ls00'></strong><small id='9ls00'></small><button id='9ls00'></button><li id='9ls00'><noscript id='9ls00'><big id='9ls00'></big><dt id='9ls00'></dt></noscript></li></tr><ol id='9ls00'><table id='9ls00'><blockquote id='9ls00'><tbody id='9ls0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9ls00'></u><kbd id='9ls00'><kbd id='9ls00'></kbd></kbd>
    2. <span id='9ls00'></span>

          <code id='9ls00'><strong id='9ls00'></strong></code>

          壽衣娘

          • 时间:
          • 浏览:19

            塌方
             
          鉆進盜洞後我才明白,探墓根本就不是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探墓,顧名思義就是在正式盜墓前去摸情況。所有的路都是沒人走過的,土壤裡腐爛的植物發出刺鼻的惡臭,各種蟲子一個勁兒地往衣服裡鉆。狹窄的空間裡充斥著幾個大漢的體臭,汗液沾著土渣不停地往領口裡鉆,真是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最要命的是,我還得裝作很輕松的樣子,因為我是這個探墓小組的頭兒。
             
          虎頭湊到我的跟前說:待會兒進瞭墓你可得罩著我,我不想死啊!
             
          我搖瞭搖頭說:你爸剛才在地面上說瞭,要讓你歷練一下。
             
          虎頭哭喪著臉說:我萬一歷練死瞭昨整?
             
          這小子是盜墓大佬徐天虎的獨生子,徐天虎年紀大瞭,將來傢業一定會交給虎頭繼承。可惜虎頭是個紈絝子弟,從來沒有盜過墓,所以徐天虎這次特意讓他跟著下來探墓。我這算是陪太子打獵,沒法不緊張。
             
          虎頭還想說什麼,然而走在前面的四柱瞭一聲:前面有動靜!
             
          我們所在之處是墓門後的第一段甬道,前面一片漆黑,泛著腐臭味的寒氣朝我們幽幽襲來,未知的恐懼壓得大傢喘不上氣來。異動是從前面上方的土層裡傳來的,似乎在醞釀著一場塌方。古墓塌方,那可是比僵屍更可怕的威脅啊。
             
          虎頭顫聲說:咱們先撤吧?
             
          我第一次帶隊,急於立功,當然不能撤退。
             
          四柱說:再不撤就來不及瞭!
             
          我沖他吼道:我說瞭,不能撤!沒人敢再反對,大傢戰戰兢兢地往前走,氣氛十分壓抑。
             
          腐臭味越來越濃,溫度越來越低,不祥的預感也越來越濃重。突然,前面的黑暗中亮起瞭六點綠光。我仔細一看嚇傻瞭——那是六隻眼睛,閃著低級動物眼中特有的兇光。而且,這些眼睛間的距離那麼近,應該是長在同一顆腦袋上的。
             
          虎頭嚇得蹲下來抱頭痛哭,結果惹得那些眼睛朝我們看瞭過來。
             
          我暗罵一聲,捂住他的嘴說:我會救你的!虎頭冷靜瞭些,點瞭點頭。可是就在這時,一股巨力開始扯虎頭的身體,沒等我反應過來,就覺得手上頓時一輕。我心中一驚,知道虎頭的身體被扯走瞭,隻有頭和半截脖子留在我的手裡。
             
          虎頭的屍體被拖到那六隻眼睛的位置,然後那些眼睛就消失瞭。
             
          這時,前面上方的土層響得更厲害瞭。
             
          四柱說:快撤吧,真要塌方瞭!
             
          撤?虎頭死瞭,徐天虎怎麼可能饒得瞭我?我咬著牙說:不能撤,追!
             
          四柱不敢違抗,回頭命令幾個小夥計去追。那幾個夥計剛追瞭幾步,前面傳來一聲巨響,大量的土塌瞭下來,將他們全都埋在瞭土裡。
             
          壽衣
             
          我和四柱爬出地面,他憤怒地用槍指著我的頭:都是你不許撤退,把他們全都害死瞭!
             
          我撥開槍管說少來這套!現在徐少爺死瞭,咱們倆都脫不瞭幹系。你還是想想待會兒怎麼向徐天虎交代吧!
             
          四柱眼中閃過強烈的懼意,作為徐天虎的老夥計,他比我更瞭解徐天虎有多狠。
             
          終於,四柱妥協瞭:你說怎麼辦?
             
          我說:很簡單……”我故意說得很輕,四柱不得不伸長脖子過來聽。接著,我一石頭砸在他的頭上,趁他一晃身將其踢人瞭盜洞之中。我沖著漆黑的盜洞瞭一口,說:辦法就是把事情都推到你的頭上,實在不行我就殺瞭徐天虎!
             
          回到營地的篝火邊,我開始覺得不對勁兒。
             
          火已經快熄滅瞭,卻沒有人添柴。火上懸著一口燒水的鋁鍋,現在水被燒幹,鍋也漏瞭,應該有好久沒人照看瞭。營地死一般地靜,地面和周圍十幾頂帳篷上到處都是惡心的黏液,還有許多細絲。我揭開一頂帳篷,見裡面趟著一個夥計。
             
          夥計已經死瞭,身上塗滿那種黏液,臉色慘綠,五官裡也不停地流出黏液。最可怕的是,屍體居然被換上瞭一件大紅大綠的綢緞壽衣!
             
          我渾身的血都涼瞭,又去查看瞭兩三頂帳篷,裡面的人也都是這樣。可能是徐天虎損瞭太多陰德,被鬼索命瞭吧?倒省得我動手瞭。
             
          我剛松瞭一口氣,就見徐天虎的大帳篷裡突然亮起瞭燈。
             
          我嚇得手腳發軟,連走帶爬地湊瞭過去:老板,四柱那小子帶人反水,把虎頭少爺劫作瞭人質。我好不容易才跑出來給您報信……”
             
          帳篷裡隻有細密的窸窣聲,沒人搭話。
             
          我握緊刀子,劃開帳篷鉆瞭進去。裡面到處都是惡臭的黏液,地上赫然多瞭一個大洞,徐天虎的腳露在洞口,似乎正被什麼東西往裡面拽。我正猶豫是該救他還是推他,徐天虎就被徹底拽瞭進去。接著,洞裡伸出一隻巨大的昆蟲腿,把我也勾瞭進去。
             
          終於停下來,那隻腿松開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