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hi4u1'><em id='hi4u1'></em><td id='hi4u1'><div id='hi4u1'></div></td></acronym><address id='hi4u1'><big id='hi4u1'><big id='hi4u1'></big><legend id='hi4u1'></legend></big></address>

  • <fieldset id='hi4u1'></fieldset>

    <code id='hi4u1'><strong id='hi4u1'></strong></code>

  • <span id='hi4u1'></span>

      <dl id='hi4u1'></dl>

        <i id='hi4u1'></i>
        <ins id='hi4u1'></ins>
      1. <tr id='hi4u1'><strong id='hi4u1'></strong><small id='hi4u1'></small><button id='hi4u1'></button><li id='hi4u1'><noscript id='hi4u1'><big id='hi4u1'></big><dt id='hi4u1'></dt></noscript></li></tr><ol id='hi4u1'><table id='hi4u1'><blockquote id='hi4u1'><tbody id='hi4u1'></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hi4u1'></u><kbd id='hi4u1'><kbd id='hi4u1'></kbd></kbd>

          1. <i id='hi4u1'><div id='hi4u1'><ins id='hi4u1'></ins></div></i>

            超賈學英嚇人短篇鬼故事之回魂夜

            • 时间:
            • 浏览:30

              回魂夜之三
              芯葉是個活潑清秀的女孩,她的男朋友叫偉,但是,她的男友非常愛賭博,經常身無分文。芯葉卻很愛他,盡管他很愛賭博。但也很愛芯葉的,他們倆準備年底結婚。
              "真他媽的,又輸瞭。哎!真倒黴!"偉從賭場中走出來,他已經欠高利貸幾十萬,眼看著高利貸主馬上要來催錢瞭。
              有一天,偉帶著芯葉來到高利貸公司準備跟老板說清楚,這個月還不瞭,到明年才能還錢。高利貸老板便把超污漫畫在線觀看偉叫到一邊,對偉說:"偉,我知道你一向沒什麼錢,這樣吧,我看上你女朋友瞭,讓你女朋友陪我一晚上。我就將你欠的錢一筆勾消。"偉聽瞭之後,給瞭那人幾下,接著就帶著芯葉出瞭高利貸公司。
              走在回傢的路上,芯葉很關心地問偉:"你怎麼瞭?臉色這麼難看啊。"於是偉便把剛才高利貸老板無理的話告訴瞭芯葉,芯葉當時氣急瞭……
              偉左思右想到底要不要那樣做呢?一邊是幾十萬,一邊是自己未來的老婆,終於偉把心一橫,要芯葉陪那個老板一夜。
              到瞭第二天,芯葉依舊走在那條長長的小巷中,被幾個男人兇狠的抓進瞭車子裡。下瞭車,帶到瞭公司,帶入瞭那個老板的房間……
              芯葉看到瞭那高利貸公司老板禽獸的樣子,接下來芯葉與老板發生瞭那種關系芯葉對老板說,你侮辱瞭我,我的偉不會放過你的。那個老板對芯葉說,你的偉為瞭不還那幾十萬,把你出賣瞭。讓你陪我一晚。
              芯葉狼狽地走出瞭那骯臟的房間,她在回傢的路上想,不知道人生的路怎麼樣走下去,她想到瞭死。
              次日午夜十二點芯葉用自已的血民國諜影在墻上寫下"我要報仇"幾個字後,便自殺瞭。偉聽到芯葉自殺的消息,很後悔,可是過瞭幾天偉想通瞭,死瞭倒也好,省得娶個骯臟的女人回來。再過幾天,偉便也悠閑自在瞭。
              死後的第七天,俗稱"節",傳說是讓那些在人間未過完成心願的,在那一天完成心願。
              芯葉飄飄然地來到那傢公司,那個老板在裡面。芯葉幽然地來到那個老板面前,用她那冰冷的聲音說到:"你知道我是誰嗎?哼!你應該還記得你對我所做的一切吧!"說完老板四肢抽筋,渾身發抖,不一會兒就斷氣瞭。在此時的氣氛中,有一陣陰陰的笑聲…
              芯葉來到瞭偉的傢,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可是現在飛越瘋人院電影的偉已經不是對她無微不至的偉瞭,她來到偉的床邊,用她那冰冷的手掐住瞭他的脖子。偉張開眼睛,看到芯葉七竅流血,腦袋也變形瞭,眼睛中沒有眼珠,隻有空洞…偉害怕極瞭!
              芯葉對偉溫和地說:"偉,跟我走,我會好好待你的。"偉推開芯葉,往房外跑去。芯葉生氣瞭,"你不愛我瞭嗎?為什麼不跟我走…
              芯葉絕望瞭,從桌邊拿出一把水果刀深深地捅進瞭偉的心臟之中。偉倒在血泊之中…
              早上,最新報道"住在西村橋一棟大樓大公司中,身上沒有任何傷,像是看到瞭什麼恐怖的畫面。受到驚嚇而死的…
              又是一最新消息,住於東區的石門108號中的喻偉被一把水果刀殺死。而刀上的指紋竟是本應該早已死去的其女友所有。此案正是進一步查明…
              夜半驚魂
              我是網吧管理員,單身一人,卻奢侈地租瞭一個兩室一廳的房子,經濟十分拮據。
              一天,房東來找我,說有一個叫小工的青年願意與我合租。難得有人替我分擔高額的房租,我正求之不得呢!
              三天後,小工搬瞭進來。他和他的女友玲一同來與我商談關於水電費承擔問題,我們談得很融洽。小工還說晚上要準備酒菜慶祝一下。
              夜半,大鐘敲響瞭十二下,我走在瞭回傢的路上,幾顆星星在黑雲下閃著點點微光。
              再過一條街就到傢瞭,正當拐彎之際,突然,身後一道紅影閃過。雖然我沒回頭,直覺告訴我有一個紅衣女子一直在盯著我。
              我,一個小職員,沒有錢,長得又不是很帥。她幹嘛盯著我?莫非……我不禁做起夢來…
              我租的房子在六樓,當我要上樓時,我發現她還在後面,玩興大發。本想躲在臺階暗處嚇她一下,誰知當他過來時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倒把我嚇瞭半死。
              "楊峰。"是她在叫我,聲音冰冷得讓我頓時覺得一股涼氣直沖心頭,那聲音震亮瞭走廊的聲控燈。接下來的一幕讓我終生難忘…一張支離破碎的,扭曲變形的臉使我的視覺神經中樞變得異常,兩種莫名的黃色液體順著眼角和嘴邊流下,一雙藍色的眼睛正盯著我,我能看到她一口雪白的尖牙和血紅的舌頭。雙手吊著,指尖有利刃一樣和魚鱗一樣的皮,一付慘死的樣子。肚子和胃都爛瞭,膿血流瞭一地,眼前我無法解釋的一切使我不禁吐出瞭胃中僅有的酸水…我大叫著沖上樓梯,身後傳來她的聲音:"757福利合集;楊峰,我是玲。
              楊峰,我是玲…"
              門開著,我沖瞭進去,關上門。正想喘口氣,聽到有人說話:"你回來瞭,飯都涼瞭。"原來是小工。我問他:"小工,樓下的那個是玲嗎?"恐都市狂梟怖到瞭極點的我把目光投向瞭聲源,好好的臉,好好的手和肚子。然而還沒等我松瞭一口氣,就見他沒有雙腿,雙膝以下整整地斷去瞭,血液還在不停地往下流,黝黑泛藍的血液在房間漫流,吞掉瞭僅有空間,慢慢向我侵襲…
              被解職艦長確診啊凱越!
              我猛地睜開眼,原來是一場夢!剛好是十二點,最後一隻網蟲結瞭帳。我下班瞭。
              走在回傢的路上,天邊隻有幾顆星星閃輝著,烏黑的天籠罩著大地,孤零零地幾棵枯樹立在道旁,放眼望去,突見一個紅衣女人悄無聲息地跟著我…
              時辰已到
              學校的生物標本室裡有一個讓我們好奇的大瓶子,裡面裝著一個死去的女嬰。瓶子裡都是福爾馬林溶液,那個女嬰還缺瞭一條腿。每次看到她,心裡都很難受。想知道她是怎麼死的,為什麼會泡在這裡,問老師,老師隻說因為先天殘疾。而且生下來就死瞭,我們也沒有多問。
              玲玲是我的好朋友,長得很漂亮而且是學校的高才生。唯一的缺陷是她的左腿的邊上都是疤痕,她說生下來就有,我一直覺得很奇怪。這幾天,我覺得玲玲有點怪怪的,總是無精打采的,而且膽子變得很小,隻是開玩笑嚇嚇她,就能把她嚇得出一身冷汗。今天放學我和玲玲一起回傢,我問她:"高鐵吃東西遭罵;你這幾天怎麼瞭?"她轉過頭來看我,眼裡充潢瞭恐懼:"你相信這世界上有鬼嗎?"我愣住瞭:"沒有,都是人們自己心中作怪,自己嚇唬自己。你到底怎麼瞭,問這幹嘛?"玲玲的聲音變得開始顫抖,:"這幾天晚上我都做同一個夢,夢見一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她對我說,十七年的時辰快到瞭。我要拿回我的一切,時辰快到……她到底是誰?為什麼和我一模一樣?對瞭,她還缺一條腿…"說完,我覺得脊背發涼,頭皮發麻。安慰瞭她幾句,就匆忙走瞭。
              明天是玲玲的生日,玲玲讓我去她傢幫她慶祝生日,我高興得答應瞭。這時,恰巧看見瞭標本室裡的那個女嬰,她好像沖我笑瞭一下,我驚住瞭。再一看,還是那個笑容,玲玲推瞭推我。:"怎麼瞭?"我用手指瞭指女嬰,玲玲看瞭看,說:"那兒怎麼瞭?什麼都沒有啊。"看瞭一眼,女嬰的笑容沒有瞭,難道是我的眼花瞭?怎麼會呢?第二天,我去玲玲傢給她過生日。晚上其他的同學都走瞭,玲玲讓我陪她。我們一起玩瞭很久,一看表是十一點五十五分,玲玲說:"還有十分鐘我就十七歲瞭。我是十二點整出生的。"我們看著表一分一分地走著,還有二分鐘就十二點瞭。這時,起瞭一陣很怪的風,把屋裡的蠟燭吹滅瞭很多,屋裡變得昏暗。玲玲去開燈,可是卻打不開。"吱…"門開瞭,我們嚇得抱成一團,接著聽到一個陰森森的聲音:"時辰已到……"我們恐懼地看著外面,一人人正從外面走進來,那個人隻有一條腿。不可思議的是她和玲玲長得一模一樣,她走到我們面前。玲玲驚恐地問:"你……是誰…"那人說:"你已快活瞭十七年,時辰已到,輪到我做人瞭。你一定想不到我們是一個娘胎出來的,我們是連體嬰兒,醫生說我們隻能活一個。媽媽選擇瞭你,那個可惡的醫生切下我的腿,保住瞭你的命。還讓我在那難聞的福爾馬林溶液中泡瞭十七年。""你…是…我們學校的女嬰?""是。今天我要拿回你欠我的一切。"這時,那個人突然變得恐怖極瞭。我和玲玲嚇得大叫瞭一聲,便什麼也不記得瞭。
              第二天早上,我發現自己在醫院裡。玲玲守在床邊看著我,我焦急地問她:"你沒事吧?她沒把你怎麼樣吧?"玲玲搖瞭搖頭,露出一絲笑容:"時辰已到,我要回瞭自己瞭的東西。"我大叫一聲,飛奔出瞭醫院。回到學校打開標本室的門,那個女嬰還在,不同的是,她的臉上流著兩行血淚……
              風剛剛過完自己的二十歲生日,現在還沉浸在喜悅當中…